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www.13090.com > 正文
“我愿意你们是从未读过马原小说的读者”(组图
更新时间:2021-10-03

  中国当代“先锋派”小说的代表作家之一,1982年自辽宁大学中文系毕业后进藏工作,在西藏的经历成为他创作的重要题材,现为同济大学中文系教授。其著名的“叙述圈套”开创了中国小说界“以形式为内容”的风气,向传统的文学观念和传统的审美习惯作了无声却强有力的挑战,对中国当代文学的发展起到了重要影响,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中占有重要地位。代表作有《冈底斯的诱惑》、《虚构》报码室。《牛鬼蛇神》等。

  马原小说的巨翅的投影不但覆盖了几乎整个中国文坛。而且成了包括后来名噪一时的先锋派作家在内的一大批青年作家的叙事蓝本。

  马原的讲故事能力,至今在中国作家当中相当鲜见。他的小说,在西藏时写的篇什最出色。

  “没有什么能够,抹平我们额面的皱纹,因为我们过去热爱,现在也仍然热爱生活。相信吧,不论过去、现在或者将来,我们都是些认真的孩子。”

  “我就是那个叫做马原的汉人,我写小说。”这语言带给读者的记忆太深刻,以至于马原宣称“小说已死”之举,成为当年的文坛事件。而这一宣称,也成为20年后,马原在推出《牛鬼蛇神》时的最大挑战。几乎所有熟悉马原的读者都在期待:《牛鬼蛇神》的出现是马原在向大家证明:小说还活着。

  《牛鬼蛇神》出版后,先后获海南长篇小说大奖赛年度优秀作品奖、《当代》杂志评选的“长篇小说年度五佳”等奖项,同时也伴随着质疑的声音。

  “我说小说已死,真正含义是说作为公共艺术的小说已经死了。即便今天的小说成为博物馆艺术的新成员,也需要维系,需要更稳定、更长久的生命力,只不过越来越小众了,已经不再是大多数人的文化精神消费品。”马原很清楚,他认为外界的批评主要在于个人的变化,小说里面哲学的部分、思索的部分,在20年前他的小说里面基本看不到,现在有相当的篇幅以哲思和讨论的方式呈现。

  的确,《牛鬼蛇神》本身的结构就比较怪异,章节呈倒叙式安排,比如卷0《北京》,就是从第三章《大串联》开始,之后分别是第二章《革命》、第一章《革命之外》以及第0章《金钱或离别情绪》。故事的发展也并非按照时间顺序,而是跳跃性地进行。而且,小说中有他的旧作《零公里处》《冈底斯的诱惑》的细节、人物的重复。

  对此,马原的解释是,他引用30多年前的小说内容,是因为那时候的观点和今天要表达的内容很多是一致的。“我这么想:在二十几岁的时候,我面对这个世界和我在60岁的时候面对这个世界,我发现我的立场是统一的,也是这个缘故,我才把二、三十年前的小说断片用到今天的小说里。我说过,我愿意你们是从未读过马原小说的读者。先前读过的,如果还有记忆,也希望站在今天的立场上去读《牛鬼蛇神》。”

  他是如此自信,但同时也要面对人们对他的多种揣测:这种重复是否与写作能力有关。马原再一次以他的自信释然种种说辞。“这是阅读者自己的事情,我不在乎读的人怎么想。也有人说马原没本事了,把过去的馍再嚼一遍,有这种想法的人,是根本没理解《牛鬼蛇神》写的什么……写的是神技,写的是神奇。在这事件里不可能不与神相遇。我把我三四十年里和神相遇的断片都拿过来。我用我自己的,没用莎士比亚、海明威,也没用托尔斯泰。对没读懂的人我没兴趣讨论,我愿意和读懂了这书的读者交流,只要你付出时间,一定会有真心得。”

  “我又回来了。能回到小说我自己也比较意外。”《牛鬼蛇神》的出版,成为过去一年文坛的热闹事件。如今的马原,又将面临新的创作:一个关于财产的故事。他说,什么年龄做什么事情。我们的写作过了耸人听闻的年纪,写能有效把握的故事,肯定是最佳选择,不能做自己力不能及的事情,还想着一片掌声。

  停笔20年,究竟是什么原因又让马原提笔写作?有媒体报道说,马原是“应海南文联主席韩少功之邀,为长篇小说大奖写作”。果真如此?他的写作何致如何“功利”?

  真实的情况是,韩少功对马原说:“你对海南这么熟悉,我们举办大奖赛你得参加,也希望能起个带动作用,扩大影响。”韩少功力邀马原加盟虽是缘起,但在马原想来,即便他不约,自己也该回来了,“因为我有很强的小说写作的冲动”。在这之前,他写过剧本,口述已有十几年的历史,用这种方式写了几百万字。写作时的“那种激动,那种热情,让我自己都惊讶”,“我回来了,又重新恢复了写小说的能力,让我特别开心。”

  还有另外一个为他的写作注入推动力的人物格非。马原此前肺有重疾,但是未最后确诊。因为在检查确诊时,他从医院逃出来。他想,如果确诊,自己的生命就开始倒计时;如果不是,也面临生死问题,要接受化疗、射线,开胸手术。生病以后,他与格非曾经聊到生与死的话题。格非对马原感慨说,如果你现在写东西,会有大变化,你现在关心的东西,是常人不会考虑的事情。

  他的话给了马原很大鼓励,因为在他当病人的三年多的时间,积累了对生命、对泛生命(包括动物、植物)的思考,对众生的关心比对自己的关心更多,到了疯狂的地步。这种关心有相当的深入之后,他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表达愿望。“我愿意以比较偏虚构的方式把我对世界的理解、对世界的重构还原出来。”这场大病在某种程度上使马原成为哲学家,并在《牛鬼蛇神》中过多地涉及讨论与哲思。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 开奖直播| 六合现场开奖结果| 佛祖坛心水论坛| 4348正版铁算盘| 管家婆七肖| www.000188.com| 无错平特一肖公式规律| 本港台开奖的| 乖乖图库118| 挂牌平特报| 白小姐一肖中特今晚期|